24小时都是黑夜的城市

Posted by admin Europe

以前我们读地理,了解到北极圈一些地区,会经历半年天黑和半年白天的季节转变,觉得很不可思议。由于好奇,我们组织了一趟去北极圈斯瓦巴德群岛的旅游,体验了极夜的季节。

位于北极圈的斯瓦巴德群岛(Svalbard),属于挪威领土,每年有长达4个月的极夜,这段期间太阳不会升起,不管早上还是晚上,都处于黑夜的状态。同时,它的极昼长达3个多月,变成了日不落。每年只有80多天是正常的,就是有日夜之分。

首府朗伊尔城(Longyearbyen)位于最大的岛上——斯匹次卑尔根岛(Spitsbergen),是世界最北的城市,也是游客落脚之地。这个城市,只有2500人口,比群岛上出没的北极熊还要少。如果不是到此一游,我们不会发现这个地方有那么多独特的故事。

在旅游业发展起来以前,这里除了当地居民,就只有矿工(很多来自俄罗斯)和北极研究基地的科研人员。这不是一个适合人居的地方,可你不会想到,目前朗伊尔城的第二大人口竟然是泰国人! 话说上世纪80年代,一个挪威人娶了一个泰国妻子,之后那个泰国女人的亲友陆续随着她的脚步从遥远的泰国到来严寒的北极圈,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他们的人数有百多人,因此超市出现泰国食品一点都不奇怪。由于人口少,天气严峻,政府对外来者采取开放态度,凡到来这里的外国人,只要有工作,就无需签证和工作准证。

告诉你挪威的最低薪,或许会让你很心动。根据挪威劳工法,最低薪资為一小时175NOK(约RM90),一天8小时、一个月22天的话,可赚取30,800NOK(RM15,840),而且还无需缴税!

斯瓦巴德群岛有一个奇怪的限制。按说有人生活的地方就会有死亡,可是你不能长眠于那里!自1917年后,这里不再安葬尸体,那是因为尸体在常年的寒冷下不会腐化,而若有病疫就会在低温下永久保存,随时给当地生态带来灾难性的破坏。这里也不允许养猫,因为会对生活在北极的鸟群造成伤害。 最有趣的是,这里的人佩枪出门是很普遍的,那是为了遇到北极熊可以自我防卫(可以自卫射杀,但捕杀北极熊是不合法的)。早期当地人可以蒙住脸拎着长枪进入银行提款,一副恐怖分子的模样。

不见太阳的世界最北有人居城市

挪威首都奥斯陆机场,每星期有两趟航班飞往斯瓦巴德的首府朗伊尔城。当飞机进入北极圈上空时,中午时分就能从机窗看到外头的日落光景。不久,外头就一片黑暗了。飞机着陆在朗伊尔城,我们也就走进了黑夜的日子,未来几天不会看到日光,有忧郁症的人可能情绪会更低落。

虽然说每天都是夜晚,然而,这并非意味着当地被漆黑吞噬,太阳的余光会通过蓝色海洋和雪白大地的折射,散发出深蓝色光辉笼罩着周边景色。因此,我们常在夜色与蓝光之中经历日与夜。

朗伊尔城是世界最北有人居的城市,距离北极极点大约1000公里。由于朗伊尔城是世界最北城市,因此凡出现在这里的的建筑或设施,都会被冠以“世界最北”的称号,比如“世界最北教堂”,“世界最北超市”,“世界最北邮政局”等。我们都会从“世界最北邮政局”寄出一张明信片,收到的人会有很大惊喜。

朗伊尔城规模虽小,但设备还算齐全,除了以上所说的,还有酒店、医院、大学、商店、画廊、图书馆、博物馆等,就娱乐设施匮乏,没有戏院或夜店,喜欢热闹的人并不适合到此旅游。

那我们在不见天日的几天里如何打发时间呢?莫怕,有很多冬季活动等着体验。

极夜冬季活动

人们於极夜季节到来斯瓦巴德群岛,最主要当然是体验太阳不升起的全日天黑现象。但这不意味着无事可干。我们会骑着雪上摩托出游,去看冰洞,也会尝试好玩的狗拉雪橇。

这些活动,需要长时间在户外,因此活动单位都会提供保暖的服饰给参与者。我们会穿上厚厚的连身衣裤,套上长靴,戴上帽子、手套,口罩,以及防风眼镜等。全副武装以后,大家我看你你看我,都一个样,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

穿戴完整以后,就到外头聆听向导的讲解,如何驾驶雪上摩托,或者如何驾驭狗儿拉雪橇。我们必须听从指示,不能掉队,因为若遇上出没的北极熊就会有危险。我们很是期待遇到北极熊,但那也是有风险的,因此心情都很纠结。其实冬季北极熊很少活动,一般要等到夏天。而且人多的地方它也不会现身,因此我们都没有机会与它打个照面。

在黑夜般偶尔有蓝光笼罩的大地驰骋,是很棒的体验。周遭朦朦胧胧的雪景,让人有做梦的意境。若幸运遇到极光出现,那就是额外的Bonus了,通常这个时候,大伙儿都是兴奋地惊呼,停下所有活动,仰头欣赏随时消失的极光。

温暖又舒适的住宿

当活动结束,我们就会回到我们住的公寓。由于朗伊尔城的消费高昂,多数时候我们都到超市购买食材,然后回到公寓去做饭。烹饪高手会趁机大展身手,或来个potluck,几个单位的团友分工各煮一两道菜,然后大伙儿共聚一堂,吃得津津有味。

公寓设备齐全,整洁又舒适,最重要是外头随时零下几十度,里面却因为有供暖而暖呼呼的,加上一直处于天黑状态,很轻易就入睡。这是一个让人忘记时间的地方,因为没有天色作为依据,我们也就暂时忘了日夜的区别。

几天以后,当我们返回首都奥斯陆,重见天日之际,竟然有点不习惯,那种做梦的日子,还真奇幻。

观赏我们挪威极夜之旅的视频:

Comments

comments

Categories: Europe Tags: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