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西藏的西藏

Posted by admin China

 文/摄影:何叶盛

“你穿过世事朝我走来,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仓央嘉措

如果说西藏是世界屋脊,阿里则是西藏的屋脊。这里是旅人所向往的神秘区域,也是朝圣者心中神圣的天堂。阿里位于西藏西北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这里地广人稀,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周围遍布雪山与圣湖,孕育着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稀有动物。著名的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昆仑山脉在这里相汇,境外的印度河、恒河等和境内的雅鲁藏布江均发源于此。这里耸立着被藏传佛教徒视为世界中心的神山冈仁波齐,与之遥遥相望的是神女峰纳木那尼,两峰之间静躺着圣湖玛旁雍错和鬼湖拉昂错。这里还有遗落的古格与皮央王朝、古老的飞来寺和拥有万般地貌变化的扎达土林等古象雄遗迹。象雄文化被称为西藏的根基文化,是佛教传入西藏以前的早前文明。中象雄为藏民族原始宗教雍宗苯教的发祥地,文化源远流长,遍及青藏高原,至今还深深地影响着藏族人民的生活。

IMG_6680
神山冈仁波齐,佛教徒们心中神圣的须弥山。

曾经在某中国地理杂志处阅读了关于阿里的一篇文章,开端就写着“阿里,眼睛的天堂,身躯与车子的炼狱”。若干年后的终于走入这片辽远无际且神秘的区域,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文章里头的描述。明媚的风光如许得来不易,只要你能挺过这番寒徹骨,触手可及就是那一抹梅花撲鼻香。去年九月,我们一行十四人就这么一路走来,从成都出发,往拉萨,途经日喀则,萨嘎,羊霍,塔钦,到札达,从圣城走至神山,掠过无数雪山湖泊,来到世界最中心~冈仁波齐。

入藏者的潜伏梦魇:高原反应

从成都胡乱睡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就前往成都机场直飞拉萨。 虽然说抵达拉萨第一件事情就是减少活动,尽量休息以让身体适应高原环境,由于大部分团员看似安然无恙,我们也因此放下戒心,“风风火火”地往城中逛去。正当我们对防范高原反应意识嗤之以鼻之际,它却以措手不及之势找上了其中一位团员。这位团员用餐后忽然在餐厅门口处晕眩滑倒,大家意识不妙之际立刻把出现轻微高原反应的团员护送回去休息,然后呆在酒店争取时间休息。随后的日子,高原反应在不同的时刻拜访我们,最严重那次是在日喀则,两位女团员同一时间出现高山反应。日喀则是前往阿里路程的一大关卡,一旦离开日喀则前往萨嘎,住宿与设施条件肯定比城镇落许多,因此我们决定请医师为两位团员打点滴,好让她们能在进军阿里前早日康复。至于打点滴可是中国一大医疗特色,不管大病小病,首选疗程肯定是打点滴,对于外宾们而言,一旦出现状况,千万得到正规的医院就医。至于疗程费用方面,只要你提早购买保险,那肯定不成问题。

不畏惧高山反应的团员,在接近海拔4000以上的景点作飞腿踢姿势,成了团里第一勇士

抵达海拔4640米高的萨嘎以后,我们侥幸我们的先见之明,我们在萨嘎旅馆与无数来自国内国外大大小小的朝圣团队交集,他们几乎每个团队都有至少一位团员出现高山反应,更甚者是其中一支来之香港的团队,他们的队长在抵达拉萨的第一天已经出现严重肺水肿迹象,遗下团队即刻撤离拉萨往低海拔市区就医。

如诗如画般的田园牧歌风光也只有远离城市才能瞥见
如诗如画般的田园牧歌风光也只有远离城市才能瞥见

挥之不去的惆怅:古迹的叹息

西藏的西域充数着美得让人心里发慌的苍凉遗迹。从萨嘎,我们穿过霍尔、塔钦、札达、来到了东嘎皮央与古格王朝遗迹,共同见证了那一片静止的时光。那荒芜的美丽是形容不了的,你只能立于青稞田前,想象它们一夜消失的惆怅,静静地仰望那没落的昙花一现,让它们把永世的孤独与沧海桑田徐徐道来。

IMG_7011
抵达东嘎皮央, 迎接我们的是一片无垠的青稞田, 正灿灿金黄随风摇曳。东嘎•皮央遗址据称为西藏最大佛教石窟遗址,它坐落于西藏阿里札达土林的环抱之中,在近千年的岁月里,经历过王朝的盛衰,渐渐与周边土黄色的山丘融为一体,遁隐世外。前往皮央遗址的道路并不明显,途中得偏离柏油路往尘土飞扬的颠簸路面上奔腾,也唯有识途老马方能领路。皮央和东嘎遗址位于札达县境内的东嘎村、皮央村, 由于两村距离很近,故命名为皮央和东嘎遗址。东嘎石窟散布在东嘎村北面断崖上,路上能看到山上宛如蜂巢般密密麻麻的洞窟。1992年,该遗址首次发现。有关文献记载也极少,据说始建于古格王国建国初期的10世纪,为仁钦桑波当时所建的古格八大佛寺之一。皮央和东嘎遗址分为石窟遗迹、石窟壁画、佛寺与建筑遗迹、佛塔遗迹、出土及采集遗物、墓葬、居住遗址、岩画,其中在半山腰的3个洞窟中的壁画保存得较好,目前也只有这3个洞窟是对外开放的。

东嘎皮央石窟里头依然保留完善的壁画
东嘎皮央石窟里头依然保留完善的壁画

进入洞窟前得徒步走大约半小时的石阶方能抵达目的地,在高原地段爬楼梯是件很要命的事情,你得慢条斯理地走,因为一旦你走得急就可能会引发高山反应。洞窟里面的壁画题材主要为佛像、佛传故事、吉祥神兽装饰图案纹样及密教曼陀罗等,壁画采用特殊的矿物颜料绘制,经久犹新。我们站于画像前领略它蕴含的沧桑与美丽,赞叹眼前巧夺天工的画像同时,也联想起敦煌石窟里头的画像,相比之下这些壁画比之不遑多让。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佛像都于文革时期遭破坏,只勉强凭余下的断肢残部勾勒它曾经的庄严法相。

土林是种独特的流水侵蚀地貌
土林是种独特的流水侵蚀地貌
相比东嘎皮央,古格王朝广为人知,因此人潮也比较多
相比东嘎皮央,古格王朝广为人知,因此人潮也比较多
IMG_7293
从高处眺望古格王朝

与东嘎皮央相似, 神秘的古格王朝也是一夜之间在历史上消失,留给我们的只有那记录了曾经灿烂辉煌的文化艺术成就的遗址。 古格王宫建于300米高的山坡上,四周空旷荒凉。从山脚入口沿着小径走,得先经过4间古殿,即红庙、白庙、度母殿和轮回庙,山顶更有一座坛城殿。庙内墙上绘满了各种不同题材的壁画,白庙内有一幅吐蕃历代赞普和古格国王世系的珍贵壁画,红庙内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幅阿里王意希沃迎请古印度佛学大师阿底峡的壁画,画像栩栩如生,虽时隔数百年,色泽却依然鲜艳。抵达最高处以后可以鸟览整个古格王朝,严峻的山城与辽阔的土林相映成趣,映照出天地间的浩瀚。告别之际,再次回望这些古老而神奇的遗址,它们静悄悄地隐于札达层层叠叠的土林之中,任云影如河流日复一日地流淌其上,剩余片片惆怅,永不停歇地述说着关于无常的启示。

永远的须弥山:冈仁波齐

我们这趟旅程其中之一的重点戏就是前往神山冈仁波齐徒步转山。冈仁波齐位于海拔6656米,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苯教以及古嗜那教视为世界之中心;同时,也是佛教徒心中神圣的须弥山。冈仁波齐朝圣路程全长52公里,每年都会有相当数量来自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中国各大藏区的朝圣队伍络绎不绝地来徒步转山。转山是来自不同地方朝圣者最常采用的方式,依照藏传佛教的解释,转神山一圈,可洗清一生的罪孽,转10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受下地狱之苦,转108圈即可今世成佛, 而磕等身长头则被视为最虔诚的方式。 藏传佛教和印度教的信徒们认为在马年(本命年)转山是最为吉利的,尤其对于肖马的朝圣者,效果更好。藏传佛教和印度教转山是按顺时针方向,而苯教则是按逆时针,因此在转山时不难遇见迎面而来的朝拜者。由于旅程编排的关系,我们只安排了大约18公里的来回徒步路程。18公里长的路程,在高海拔的地方肯定是场意志的较量,侥幸的是大伙儿都成功完成了任务。

前往神山冈仁波齐开始我们长达18公里的转山旅程
前往神山冈仁波齐开始我们长达18公里的转山旅程
神山冈仁波齐长达18公里的转山旅程
神山冈仁波齐长达18公里的转山旅程
远眺神山冈仁波齐,佛教徒们心中神圣的须弥山
远眺神山冈仁波齐,佛教徒们心中神圣的须弥山

同游乐:有你真好

再次前往西藏之前,我一直非常忐忑与担忧,因为过去在西藏的经历是那么地让人心力憔悴,包括行程编排的困难,因据点远僻而相对简陋的住宿环境,神出鬼没的高山反应,因语言文化差异而引发的争端。后来乐观地想了一番,这可能是我们的一种考验,若能随遇而安,以更广阔的思维和不轻易批判是与非的心态,就能仔细感受旅程中美好的点点滴滴。

IMG_6176

Comments

comments

Categories: China Tags: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